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卷首语
君邻心迹
新生活
草叶集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60期
三毛部落
在花朵中回望故乡
——在花朵中回望故乡  
0 萍子

像蝴蝶一样快乐

“春雷响,万物长。”
每年3月5日或6日,太阳到达黄经345度时,雷声轰鸣,惊醒蛰伏于地下冬眠的昆虫,谓之“惊蛰”。惊蛰时打雷,是意料之中而又令人欣喜的事,预示着风调雨顺和农业丰收,也标志着桃红李白、莺歌燕舞的九九艳阳天如期到来。
桃花惊艳亮相。紧跟着,蔷薇、海棠、梨花、木兰众姐妹也花枝招展地跑了出来,春天的大观园就此姹紫嫣红一片。
春的基调是桃红色。最能代表春天的当然是桃花。桃花象征着春的明媚、喜悦、浪漫和温暖。记得小时候,我常常站在桃树下出神地仰望桃花,就像凝视一位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丽仙子。长大之后才知道,由于人们对春天对美好的眷恋,桃花竟然还被赋予了感时伤怀的忧郁色彩。比如《红楼梦》中,黛玉葬的是桃花,流不尽的伤心泪;又如《桃花扇》上,香君洒的是鲜血,诉不完的相思怨……我却独爱那“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宁静简朴的桃花源景致,喜欢那“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开朗情怀。在我眼中,桃花始终是纯洁而又纯美的精灵,与世俗风月又有何干!
斗转星移,转眼间太阳已到达黄经0度,这时是3月20日或21日,阳光直射赤道,昼夜长短相等,春季九十天也刚好过了一半,故称“春分”。此后昼渐长,夜渐短,小麦拔节,油菜花香,到处一派欣欣向荣的明媚景象。
我们的祖先拥有令人敬佩的大宇宙观。在周代,春分就有祭日仪式。这一风俗历代相传。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中说:“春分祭日,秋分祭月,乃国之大典,士民不得擅祀。”如今坐落在北京朝阳门外东南的日坛,即是明、清两代皇帝在春分这一天祭祀大明神(太阳)的地方。想象一下,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刻,神色肃穆的皇帝向着东方行三跪九拜大礼,实在是一件庄严无比的事。
忽然想起欧阳修的词:“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在和暖春风中打马郊野,赏花看柳,这样生动的世俗景致或许更令人向往吧!
像蝴蝶一样投入春天,我们的心情也会像蝴蝶一样快乐。

让心灵歇歇脚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唐代诗人杜牧的这首七绝,虽经一千多载岁月风霜,至今却依然画面鲜活、妇孺皆知。我想,这既是经典之作艺术魅力使然,也和清明节作为我国最重要的祭祀节日一直为国人普遍重视不无关系。
清明节在每年4月4日至6日之间。按《岁时百问》的说法:“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这是从自然物候角度来说的。作为一个有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传统节日,现在的清明节是古时寒食节、上巳节、清明节的合流,包含了踏青游春、怀念故人、祭祖扫墓等诸多内容,是我国古人“天人合一”思想的体现——在天清气朗、四野明净的融融春光中,人们兴之所至走进大自然,兴致勃勃融入大自然,踏青、插柳、放风筝、荡秋千,尽情玩乐,岂不快哉!有诗为证:“芳草绿野恣行事,春入遥山碧四周;兴逐乱红穿柳巷,固因流水坐苔矶;莫辞盏酒十分劝,只恐风花一片红;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这是宋代大儒程颢在《郊行即事》中描述的清明乐事。而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更为我们描绘了清明时节东京汴梁汴河两岸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风俗画卷。
桐花应时而开。与“花开时节动京城”的牡丹不同,桐花是属于民间的,它植根于广袤大地、乡村山野,置身于农家院落、道旁沟边。或紫或白的桐花,如云霞,似轻烟。开时,不声不响,大大方方;落时,干脆利落,蕴甜含香。小时候,常常捡飘落地上的桐花,吮吸花头香甜的花蜜;遇上大人有兴致,还能吃上凉拌的桐花菜呢。
“桐花最晚开已落,春色全归草满园。”其实不然。更盛大的花事还在后边。
每年4月19日至21日,太阳到达黄经30度时为谷雨。“谷雨,谷得雨而生也。”谷雨前后,天气较暖,降雨量增加,有利于春作物播种生长。洛阳城里,牡丹花就要开了,成年人将以极大的热情重新投入一场千年不倦的追星梦。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认为人必得成熟以后方见得牡丹花的好。
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牡丹,寄托了人们对国家繁荣昌盛、生活富足吉祥的美好期盼和向往。
四月里还有一样好,那就是春茶。
清明节前采制的茶,芽叶细嫩,色翠香幽,味醇形美,称明前茶。清明后谷雨前采制的茶,芽叶肥硕,滋味鲜浓,香气怡人,称雨前茶。不管是明前茶还是雨前茶,都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厚礼。
我们河南省的著名特产信阳毛尖,素来以“香高、味浓、汤色绿”的独特风格饮誉中外。茶圣陆羽的《茶经》,把信阳列为全国八大产茶区之一;大文学家苏东坡遍尝名茶而赞曰:“淮南茶,信阳第一。”
俗话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虽排在诸事之末,但绝非无关紧要,甚至更要紧。它早已进入人们的精神层面,和心灵有关,和诗意的生活有关,和人们的幸福指数有关。
花事亦然。
忙碌中,闲暇时,别忘了喝杯茶,看看花,让心灵歇歇脚啊。

抛却繁杂赏榴花

“一年春事到荼?。”荼?花开的时候,春天的绚丽接近尾声,再过几天,最后一番花信风将吹开紫色的苦楝花。
小时候,我家大门前靠南边的空地上,长着几棵高高的楝树。它们太高大了,以至于我似乎从来没有仔细端详过楝花的模样,只记得每年花开时节,树顶上雾腾腾的一片紫色。倒是常常在天冷的时候,到楝树下捡金黄色的楝子,剥开带着清苦味的果肉,抹在手上以防冻裂。
大概十一二岁那年初夏,在城里工作的父亲带回一块藕荷色又细又薄的布料,让母亲按最新的样式给我和妹妹每人做了一件衬衫。父亲说,今年时兴这个颜色。果然,没过多久,年轻姑娘们就纷纷穿起了这种颜色的上衣,不过,她们的衣服颜色要深一些,姑娘们称它叫楝花灰。我好喜欢这个名字!至今还隐约记得那个夏天,一眼望去,水塘边洗衣服的姑娘们那笼罩着淡紫色光晕的美丽身影。或许,正是这件楝花般漂亮的衣衫,把少不更事的我带向了青春的领地。
18岁那年5月,立夏时节,我在古城开封河南大学美丽的小花园遇见了丁香花。紫色的、白色的丁香,小小的花朵,好闻的香气,像是远方的友人,其貌不扬,志向高远,为我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我满怀喜悦地摘下两串丁香花,放入信封,寄给未曾谋面的友人。
后来看到一篇文章中说,丁香花的花语是“纯真无邪、初恋、谦逊、光辉”,我暗自惊讶。是啊,美丽而不起眼的丁香花,不正是我们纯真年代的写照吗?
5月下旬,时值小满,大地默默,却心潮涌动,红艳艳的石榴花开放了。
“猩红谁教染绛囊,绿云堆里润生香。游蜂错认枝头火,忙驾熏风过短墙。”元代诗人张弘范的《榴花》如此生动有趣,让人忍俊不禁。
“石榴花发街欲焚,蟠枝屈朵皆崩云。千门万户买不尽,剩将儿女染红裙。”明代诗人蒋一葵的诗句,形象地描述了当时燕京石榴栽培之盛况。
不由得想起我们河南荥阳的河阴石榴。
石榴是古老的树种,由西汉博望侯张骞从西域引入,在黄河流域种植。在河阴县(今荥阳广武、北邙乡)栽植的这种石榴叫河阴石榴。它味甘而色红,个大而籽满,核软而无渣,盛唐时被列为朝廷贡品,当今仍驰名全国,畅销各地,是荥阳名特产之一。
曾数次去河阴摘石榴,却从未想到去赏榴花,不禁为自己的“实际”而汗颜!
且抛却繁杂,轻衫薄履,就此出发吧。美丽火红的榴花,带给我们的一定不只是甘甜;年年花开的老树,也一定会对我们说些什么吧。

【作者简介】
萍子 ,三毛部落联合创办人,理事,三毛部落网络文学平台轮值主编。本名张爱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秘书长,省直文联副主席,省文学院专业作家。出版《纯净的火焰》《萍子观水》《此时花开》《我的二十四节气》《萍子诗歌100首》《中原颂——萍子朗诵诗集》《岁月花语》等诗集、散文集多部。曾获“中原诗歌突出贡献奖”。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