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卷首语
君邻心迹
新生活
草叶集
建业月刊往期查询:
160期
三毛部落
理想生活
——理想生活  
0 冻凤秋

当年,我说的是多年前,还没有正式踏入社会的时候,还在校园里每日面对着山色与湖景强说愁的时候,我们心中期盼的理想生活是在某个繁华的都市里,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盏灯。想象着寒冷的夜晚,待在自家温暖的房间里,路人经过,会抬头看到那盏灯,橘色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会发出羡慕的感叹。是的,我们憧憬着那样有饭菜、有亲爱的小日子。
后来,日子呼啦啦地扑面而来,真如作家张爱玲说的,十年八年都是指股间的事。该经历的一样也不能躲闪,该拥有的或早或迟也都已经拥有,才发现所谓“尘满面,鬓如霜”也并非遥远,而“回不去了”却是铁定的事实。在浩荡的时间里,顺流而下是容易的,追求时下身为一个人该享有的一切,美食华服好车豪宅,倘若你得到,你将获得羡慕与喝彩,似乎就不虚此生了。但你心里清楚并非如此,物质填不满那些迷惘,当你被各种各样急迫的任务催促着一路奔波的时候,你渴望一份静谧与安宁。那是精神的灯盏。
似乎也不是拥有一个院子就能解决的问题。虽然我们都在喊田园梦和院子理想。如老舍先生在《我的理想家庭》中写的:“院子必须很大,靠墙有几株小果木树。除了一块长方的土地,平坦无草,足够打开太极拳的,其他的地方就都种着花草——没有一种珍贵费事的,只求昌茂多花。屋中至少有一只花猫,院中至少也有一两盆金鱼;小树上悬着小笼,二三绿蝈蝈随意地鸣着。”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憧憬,依样描画,你的,我的,或他的理想生活相似度颇高。但细想来,这未尝不是另一种随波逐流。真的实现了,在闲雅的庭院中喝着茶,看着花,幸福就唾手可得了吗?
不经意间同时步入了两段时光。
一段是斑驳的旧时光。一段是幼稚的小时光。
在宏村的月沼前,当建业君邻会晓青举起相机,把我和淑霞姐、小美、云洁等的笑容定格时,我意识到不能再往前走了。
半月形的池塘,碧水澄澈,将湛蓝的天空和悠游的白云拥入怀中,错落有致的粉墙黛瓦倒映在水面,600年的风雨沧桑,化作墙上的一抹灰黑的暗沉色,更平添了些许怀旧的韵味。
我们就在画卷里,往前一步是汪氏宗祠乐叙堂,巾帼丈夫胡重的传奇故事被供奉流传。退后一步是一个叫“旧时光”的咖啡馆,据说曾上过皖南古民居邮票。
此时,理想的生活是在月沼边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捧着一本心爱的书,发上半天呆。黄昏的时候,到旧时光里喝杯茶或咖啡,和两三个朋友聊聊天。然后,等待月亮升起,月牙儿,半月,或者满月,看天幕如何蓝得纯净且深邃,看倒映在水面的月如何清寂且荡漾。夜深时,在村子里那些叫“寒舍留白”“朝花夕拾”等的客舍中选一间楼上的房间,听着穿村而过流水声入梦。如果够幸运,到徽州“活词典”汪瑞华先生的家里寄宿几晚,听他细细道来古村落的故事和历史……
单是想想就心旌摇曳。
事实上是那天的雨淅淅沥沥,走得疲惫时,躲到一间小小的茶吧,招牌上写着大大的“时光幼稚”四个字。
女店员青春俏丽,递过来一杯百香果茶,一杯热可可。独自坐着,慢慢地喝。环顾店内装饰的雏菊、满天星,一面墙的卡片,琳琅满目的卡通风铃,大红色的复古邮筒,真是时光穿越重返天真的感觉。
翻看卡片,印有紫色睡莲和黄绿色苇草,画面氤氲着“一雨池塘水面平,淡磨明镜照檐楹”的那张总是有感应似的一再出现在我眼前。上面印着:想念是会呼吸的痛。我拿起来,在背面随手写下几行字。想想,也是欲寄无从寄,就请女店员给挂起来。她的头顶上,挂满了写着种种心情的卡片。她说,我给你挂高一点,下次来还能找到。
还会再来吗?对每个初相见者来说,不同的心情,带着期待,那时光总是幼稚、鲜活的。但一批批的游客,潮水般涌来又散去,最终留下的,是层层叠叠的带着青苔味道的旧时光。
阳光洒在树叶上,叶脉清晰透亮,青绿的叶片在风中微微摇曳,只是坐着,久久凝视,没有单调和厌倦,反而觉得心也透亮起来,无比丰盈,无比畅快。仿佛体味到自然的某种深意,或是启示。
那天上午,就是在碧山村猪栏酒吧乡村客栈二号店院子里,我用手托起一片叶子的照片被淑霞姐拍下。我把照片发给客栈老板寒玉,同时附上一句:捧一叶阳光,有飞鸟翩然于心。
那天,整个碧山村都是我们的。
乡间的小路是我们的,它保留着那样一份宁静,似乎只为等待我们到来。头顶热烈的太阳和身旁潺潺的溪水,更衬托了一份寂和静。偶尔会看到几个村民在稻田里忙着插秧,随意问一些幼稚的耕种问题都能得到和善的回答。远山在望,亘古的静默。李白的诗句悄然浮现: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猪栏酒吧乡村客栈三号店的柿树、青苔石凳、石雕漏窗、木雕楹柱、曲折回廊也都是我们的。斜倚着留影,躺在摇椅上晃悠,抱着野花陶醉的时刻,没有其他游人,只有我们。
还有二号店碧山油厂阔大的客厅,复古的印花布,质朴的瓶插野花,高低错落的书架,别有洞天的花园角落,生机勃勃的菜地,安静雅致的禅修室,那一刻也是我们的。连管家小蜜蜂的热情也仿佛只为我们,她一直微笑着,满足而自豪。
及至到了碧山书局,大家在那样散发着久远书香和徽派建筑魅力的地方,捧着书安静地读,到二楼新开设的乡村旧书铺淘书,每个人都捧了一摞的新书旧书,相视而笑。你便知道,这群年龄参差不齐的君邻旅伴,相聚在一起是因了怎样的缘分。
午后,在瓢泼般的大雨中,出现在西递猪栏酒吧客栈一号店的门口。管家小丽为我们倒了茶,就安静地忙自己的事情。我们坐在真正的根据曾经的猪圈改造的休闲区,品茶,看雨,又是怎样的一番不同的体验。在客栈三楼,透过栏杆,看高低错落的瓦组成的风景。雨落在瓦上,泛起旧时光的味道,过往年月的滋味都在里面,任你怎么细细地看悠悠地想,也有看不尽想不完的故事和心事。
那天,并没有见到寒玉。她是诗人,我想,即便不写太多诗,她也是不折不扣的诗人。这样热爱乡村生活,并亲身践行,极具创意地在徽州古村落,设计这一处处迷人的民宿,打造了令人神往的诗意栖居方式。
理想的生活便是这一天的生活。
与碧山书局的老板钱小华微信上交流,他说,你可以考虑来碧山。我说,的确可以。骨子里,他也是纯粹的诗人。
浮生两日闲,真是偷来的闲。
建业君邻会读书会部落的这些朋友都身在忙碌中。青春的晓青、边鹏等归来,还有一个接一个活动要策划;热爱生活的淑霞姐,是暂时远离了身边打呼噜的那位先生,却带着葫芦丝随时练习,回来还要参与话剧《切·格瓦拉》的排演;小美家里还有被大雨冲坏的橱柜要修理;女强人云洁、郭蕊还要为孩子的事情操心。还有王雁姐和王宇兄等,皆是如此。
我更是心神不定,手边有数件事情。在归途中,还一时急躁起来。
但仍然值得。若生活落满了灰尘,那么每一次行走都是一次擦拭的机会,学会放下,忘却;试着敞开,更新。
也许总有一天,我们会意识到理想的生活即在于内心。即便身处于闹市之中,也能有所专注,全心投入,保持一份清醒与自持;又或者是身处田园乡间,也在不断探索更好的生存方式,更深地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
但愿我们都能过上理想的生活。但也许并没有一种叫作理想的生活,也许生活全部的奥义就在于挣扎与徘徊,在物质与精神之间,在厌倦与创造之间,在入世和出世之间,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一代又一代的人,在自己的局限里挣扎、拼搏,能有一些人明白这一世为何而来,诞生了不起的创造,大概便是意义所在。

【作者简介】
冻凤秋,三毛部落文学平台作家,2018年度轮值主编。梦想成为理想读者,心田种字者,瑜伽禅修者,浪迹天涯者。

编辑部地址:中国郑州市农业东路建业总部港E座 邮编:450004
电话:0371-66531597 传真:0371-66515003 E-mail:bianjibu.001@gmail.com
内部资料 (豫直) 第0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