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闻

胡葆森董事长对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胡葆森董事长对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实录)

        转载自:中原网

        中原网3月8日北京讯(中原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新闻中心特派记者 朱霖 郝莎 付倩 殷海涛) 主要内容:城镇化应区别于城市化,合理调控购房政策。

        胡葆森:我想讲四句话:第一,感谢;第二,报喜;第三,体会;第四,建议。

        李克强总理在河南工作将近7年时间,你的思想和工作成果如今都在河南开花结果了。刚才马市长也讲了没有你提出“大郑州”的思路就没有今天的郑东新区和郑州新区,没有“三化协调发展”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两不三新”以及城乡统筹这样一条新路。另外,您当时提出的“中原城市群”现在已经成为“中原经济区”,并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在九年前亲耳聆听您在政协常委会上,当时还在当省长的时候讲到小麦经济讲了半个多小时。所以没有您对农业的重视就不可能有河南连续九年的粮食产量增长。

        您当时提出构建“中原城市群”也是我在构思企业下一步发展战略的时候。我坚定了扎根河南,在河南发展的道路。现在在中国地产界也发展成了“建业模式”。从郑州走向17个地市,现在又走向108个县城,这条路也走得非常坚定。

        李克强:你的企业现在进了几个镇了?

        胡葆森:现在已经进了两个镇了,像许昌鄢陵的陈化店镇,还有禹州的神垕镇。我从2002年走出郑州的时候就提出“让河南人民都住上好房子”。经过11年的战略推进,我们秉承着“根植中原,造福百姓”的价值观,去年的销售突破了100亿。在建面积达到400多万平方米,进入中国开发企业的30强,民营开发企业的前15强。去年一年交了15个亿的税。 房地产行业是一个不太受社会尊重的行业,但我自己连续7年在河南被评为最受尊敬的企业家。我们计划再用10年的时间进入河南的100个县城,在这个过程中也至少会进入100个乡镇。

        胡葆森:再用10年,进入河南的一百个县城,在这个过程中,至少要进入100个乡镇,所以走了这么一条道路,我的体会就是,城镇化不同于城市化,在城市化的基础上要把城市的各种研发成果,各种要素向中国更小的城市、更基层的乡镇推进,资源延伸的一种过程,而城市化是各种资源要素向大城市集中的过程。城镇化不是城市化,城镇化不是房地产化,另外,城镇化是长期推进过程,我想在中国至少还需要15到20年的时间,特别像河南这种城市化率比较低的,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就像那天赵书记在我们这讨论时说的,一个国家找到一条道路不容易,一个省找到一个符省情的道路也不容易,企业也是一样、个人也是一样,所以我们有幸找到自己这么一条正确道路,我们下一步会坚定既要做城镇化的推动者还要做社会价值的建设者和民族振兴的责任者,但同时我们又是城市化资源配置效益的受益者,所以作为一个地产开发企业,在城镇化推进过程还是大有可为,卢书记多次表扬我们使土地从农民手里解放出来,农民从土里解放出来,这两大解放。城镇化革命中,我们作为开发企业,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也是觉得大有可为。

        最后利用宝贵时间提几条建议,09年我们河南开始开发产业集聚区的探索模式,它是一个产业集中区,又是产城融合的示范区,结构合理,就业充分,我个人感觉,这个经验应在全国范围内,什么时候推广,有推广价值,至少应该作为全国城镇化的一个实验区,示范区,政策上给予支持,允许河南先行先试,避免在全国范围内重复交学费。

        第二个建议,我想强调两个毫不动摇,16大提出的两个毫不动摇,那天在小组讨论我们说到,巩固和发展国有经济,但提到民营经济的时候,鼓励支持并引导,“引导”这个词儿呢,已经提了10年了,对非公经济引导这个词,还是有研究和修正的价值,“引”导一词儿,容易被误解成是一种歧视。

        第三条,16大提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

        李克强:如果说,我们要用这样的话讲,要创造国有企业民营经济和个体经济竞争的公平环境。

        李克强:要创造国有企业、民营经济平等竞争的公平环境。

        胡葆森:我们一直在说公平,但是推行一些条例结果并不好,我意思是在这方面还有探索空间,在准入机制上,很多领域非公经济还是不能进入。在创造力方面,民营企业也不亚于公有制经济。

        第三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政府工作能够更有机融合。现在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方面看不到量化的指标,没有清晰的评价标准和考核监督机制。一个国家再强大,也需要有信仰,才能得到尊重。

        房地产市场“十二五”提出的3600万套保障房再有三年,房子问题将得到根本解决,市场归市场,保障归保障,我建议像2006年提出的“90/70”政策就应该停止了,比如市场下2000万买了一亩地,还要盖90平米以下的房子,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还有前年的“限购”,等供应结构趋于合理,房价遏制住后,应该作为阶段性调整政策,不应是长期政策。

        最后希望农民在“两个解放”过程中,能成为最大的受益者,收入差别分配,应该让农民成为最大受益者。